好看的都市异能 蘇廚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化肥和果凍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化肥和果冻
三日之后便是吉期,注定要载入史册的华夏铁路史上第一列民用专列,正式投入运营。
第一趟运送的就是大宋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蜀国公苏油长公子,新郎官殿前马军司都卫崇仪副使苏轶,与一干充场面凑热闹的的御殿班直同僚,和京中教坊司最响亮的鼓吹班子,轰隆隆地开向郑州,迎娶新妇。
火车经过中牟的时候,京师大学堂一帮子熟人,还有中牟庄子上的庄户代表,也在大苏带领下上了火车,加入了迎亲的行列,队伍越发的壮大。
等到在郑州将毕观从转运使府邸背出来,大家又上了火车,轰隆隆地往回开。
车到中牟的时候苏轼给扁罐和观儿道了喜,就带着先生学子们和庄户们下车了,一群人去中牟苏家庄子上热闹,火车拉着剩下的人继续前进,从火车站下来,毕观上了马车,扁罐上了骏马,大家吹吹打打地回到苏宅。
大宋的婚礼是繁琐的,但是苏油一个朝臣没请,唯一不同的,是给苏元贞特意写了贴子解释难处。
请的就是京中的苏辙,剩下都是程、史、石几家亲戚和宜秋门、景福坊两处苏宅的邻居。
哪怕苏油做了宰相,在两处地方还是平民气质,闲暇里一样喜欢拎着茶瓶串门拌嘴支臭棋,每次出去钓鱼大丰收回来,还当作宝贝挨家挨户送上门,也不管人家喜欢不喜欢先吹一通自己的钓术再说。
一样该帮忙帮忙,该搭手搭手,该调皮捣蛋恶作剧的时候一样的调皮捣蛋恶作剧。
而且现在还多了个帮手,漏勺。
蔡京的礼可谓是费尽心思还担心苏油不收,然而乡亲们的礼苏油收得飞起。
比如周大家的,苏油送请柬的时候还勒索人家,家大小子结婚,这远亲不如近邻,周大家的你不随点腊猪腿风萝卜我可不高兴啊!
周大家的还敢还嘴,扁罐少爷大婚,我随腊猪腿风萝卜也是随给他的,我管探花郎高不高兴!扁罐少爷高兴就成!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蘇廚 ptt-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化肥和果凍分享
周围邻居也没少给添麻烦,将小妹养在院子里的植物都送到别人家暂存,腾出院子来办席。
秉承太皇太后懿旨,杜绝铺张浪费,不过苏油办席,滋味那是地道,也都是硬菜。
苏油的原则是,只要能被吃完,那就不叫浪费。
其实也不算多,尉氏庄子上四头肥猪而已,不过厨师却是方知味的名厨,周小厨负责指挥。
酒席办得煞是热闹,这就是请邻居亲戚不请官员的好处。
大家开开心心地吃到一半,就见一个绿袍小孩带着几名挑着礼担的中官兴冲冲地出现在了苏宅门口:“太皇太后懿旨——哇这么热闹!”
苏油今日少见地也穿起了一身锦边的袍子,正领着扁罐跟乡亲们敬酒,漏勺似乎感觉今天要失宠,也跟在苏油身后,捧着酒壶当拖油瓶显示存在感,父子三人正忙的时候,听见门外有人来,转头依靠,我靠这不是赵煦吗?
赵煦这是冒充阉人,跑来给苏家送圣旨来了!
苏油赶紧迎上:“有劳佣哥儿光降,苏家阖门有庆,臣苏油,请佣哥儿入内室宣旨。”
“不!”赵煦趾高气扬地制止:“陛下有召,需当庭宣读。”
尼玛陛下不就是你?!苏油只好躬身:“那臣去请香案。”
不一会石薇出来了,一看赵煦这身打扮就又好气又好笑。
毕观也算苏家人了,蒙着盖头,也由负责婚礼流程的官妓扶了出来。
赵煦这才展开圣旨:“
维年月日,皇帝敕曰:易着六爻正天下者,先齐于家;诗本二南厚人伦者,理成于国。
国之司徒,循傅父之严,躬勤节之训。色不恃贵,言无矜骄,和以能容,逊以自牧。
缘情立礼,非荣尊于提保,因德示教,诚辅弼于元几。
斯谓仁人厚惠茂德者矣。
长子苏轶,忠勇唯贞,克恭克慎。
横瀚海而通绝域,拓万里之疆;携殷民而归玉黍,开兆缗之途。
新妇毕氏,门袭钟鼎,训彰礼则,质性幽闲,蹈礼循诗,加以勤志,宜升徽号,以迪关雎。
太皇太后命封华阳县君,并赐和田白玉小礼器模样三十六件——
太后赐新人抹梭金花翔凤锦,玉团狮子锦,周文八答锦,月轮华闪锦各二十匹——
太妃赐新人诸葛笔四十盒,内中李廷珪宝墨十六铤,南海彩墨三十六铤,澄心堂纸三十刀,徽砚十方——”
读完圣旨,赵煦正要将之收起,突然想起一事:“啊还有……”
重新扯开圣旨,假模假样地念道:“陛下赐新人长短宝铳各一。”
苏油都傻了,又来!这句圣旨上绝对没有!小孩你硬添上去的!
赵煦这才将圣旨塞到苏油手里,招手让一名中官拿着大小俩礼盒上来,打开展示。
里边是精装定制,镶金镀银,象牙为柄的连机铳和手铳各一支:“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扁罐哥领赏吧。”
一众观礼的宾客也跟着呆若木鸡,我大宋中官当真豪气,前有王姥姥火烧九原,后有童姥姥凿空西域。
如今这小中官,年纪虽然不大,丁丁虽然木有,人家也照样敢称自己男子汉,大丈夫!
喝彩鼓掌,必须喝彩鼓掌!
苏油赶紧带着家小谢恩,赵煦大咧咧地受了,然后一挥手:“司徒你忙,我随便走走看看。”
走走看看?苏油都要崩溃了,陛下你不讲武德,中官宣喻之后都是管家带下去拿赏钱走人,不带你这样的!
想了想,这也是一个让赵煦体近民情的好机会,于是将他带到周大家的面前:“这位是宫里最得太皇太后宠爱的人,周大娘子我就安排跟你一席,帮我照顾着啊。”
周大家的跟苏油这宰相都耍笑惯了的,一介中官在她心里毫无牌面,反而感觉有些可爱,不当事儿地应声:“来,小官人挨我坐!”
安顿好赵煦,苏油让官妓将毕观扶回,领着扁罐继续挨桌敬酒去了。
赵煦的到来让漏勺很惊喜,漏勺只知道他叫佣哥儿,是自己在理工学院的好友,于是也不给哥哥端盘子了,搬了个凳子挨着赵煦坐了下来。
俩娃年岁相当,赵煦如今快十二,漏勺如今快十一,不过自打赵煦做了皇帝之后,成熟程度远远超过漏勺,两人之间倒像是差了四五岁一般。
漏勺今天很乖,就跟那种感觉自己要失宠然后努力挣表现的小孩一样乖。
他在周小厨料理酥肉腊肉这些前期准备的时候就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现在殷勤地给赵煦添菜。
因为提倡节俭,宫中要以身作则减膳,高滔滔还盯得紧,导致赵煦这些日子都馋坏了。
周大家的不禁同情起宫里人来,家中小子读报纸,说宫里头带头减饭自己还不行,现在看来是真的,看着小绿袍孩子,都给饿成啥样了。
将汽锅鸡里边的一条鸡腿扯下来夹到赵煦碗里:“小官人,吃!伺候官家辛苦了。”
赵煦还抬头笑:“不辛苦,对了你是周大娘子?我在宫里吃过你家的腊猪腿,风萝卜的!”
周大娘子都高兴坏了,拿着个蒲扇给赵煦轻轻扇着:“是吗?小官人觉得味道咋样?”
赵煦说道:“没有这席上的这么香,宫里的都好咸。”
“哎哟那是做法没对吧?”周大娘子说道:“我家的腊肉下盐重些,如果是蒸着吃,最好先用凉水泡一晚。如果是煮着吃,那就得切成拳头大小,煮半个小时后捞出来,再往汤里加风萝卜。”
赵煦看了看周大娘子的身板:“你的拳头还是我的拳头?”
“嗨!”周大娘子一撸袖子,亮出自己胄案馒头大的粉拳:“这么大!”
“懂了!谢谢大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