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小閣老 愛下-第十八章 皇權不下縣,趙二爺能下相伴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熊夏生处理紧急状况,还是很有一套的。他告诉衙门外聚集的百姓,关于大老爷的去向,他们目前还没接到任何公文。大老爷眼下也不在衙门,他上苏州去见知府大人。过几天回来应该就有消息了,到时候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然后熊典史话锋一转,黑着脸训斥市民太冲动。这样盲目聚集,万一让坏人一煽动,闹出乱子来。到时候巡按御史参一本,大老爷免不了被革职查办,大家哭都没地儿哭去。
何文尉也从旁拍着胸脯保证,昆山的大好局面绝对不会受影响,要是真来个狗官,他带着大家把他轰走!
这番话起了决定性作用,百姓们轰然叫好,说冲着二老爷这份担当,他们也不能给县里添乱,还是回去等信儿吧,这才陆续散了。
影壁后,见风波终于平息下来,白守礼擦擦汗,不禁赞叹道:“何大人够狠的,这番话说出口,日后相当狗……官都不行了。”
“当狗官有什么好?”赵二爷瞥他一眼道:“是本官给的还不够多吗?”
“大老爷说的是。”白守礼讪讪道:“在咱们昆山县,当好官比贪官赚得还多,谁愿意当狗官啊?”
“你都能这么想,那本官就放心了。”赵二爷欣慰的笑了。
“谢大老爷夸奖……”白守礼差点没噎死,心说在赵大人心里,自己有那么不堪吗?
~~
当晚,何文尉三人便积极召集县里的里甲老人们连夜开会,向他们道出了实情。
赵公子……哦不,赵二爷治昆三年,最关键的一招就是借修堤治虫,让名存实亡的里甲老人制,重新焕发了生机。
所谓里甲老人制,是太祖皇帝在前朝基础上建立的基层组织体系,简单说来就是将每110户编为一里,由丁粮最多的10户担任里长,以十年为一周期,轮流应役。其余100户则称甲首,也就是甲长。
每年一名里长,率领10名甲首应当官府下派的差役,并负责管摄一里之事。
此外,各里还设有里老人之职。每里推举一到十名德高望重、年过五十的老人,负责教化、劝农、监督,以及对民间轻微案件的审理。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小閣老 ptt-第十八章 皇權不下縣,趙二爺能下閲讀
里长、甲长、老人,就是大明治理基层的抓手了。
不过二百年下来,随着土地兼并、自耕农沦为佃户,甚至完全脱离土地谋生,这套制度早已形同虚设……早就里长找不到甲长,甲长找不到乡民,里老人更不存在了。
赵昊借着发放赈灾物资、组织修堤工作的大好机会,重建了这一基层组织体系。并将其改进为十户一甲,十甲一里,十里一保。而且不再强制指定里长甲长,改由愿意担任者毛遂自荐,乡民们投票做出选择。选中者三年一届,三年后再行改选。
因为在当时,这些里长甲长掌握着赈灾物资的发放,修堤任务的分配,权力着实不小,是以有的是好事者踊跃报名参选。
而且从前年开始,县里开始给里长甲长发放一两一月的薪水,年终根据考评结果还有奖金。据说去岁年底,考评前几名的里长甲长,都拿到了上百两银子的赏金呢。没办法,谁让县里实在是太有钱了呢,赵二爷变着法子都花不光怎么办?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里长甲长们一个个自然干劲十足,不想让自己负责的里甲排名落后。
至于保长,则由县衙直接任命吏员兼任。保长们按照县里的统一部署,领导协调各里甲的工作,以避免乡绅势力过于膨胀。
此外,他还命每甲推举一名德高望重的老人,每保组成一个百人团,负责监督保长里长甲长,并对里甲中日常的民事诉讼进行裁定。
这并非什么创新,而是太祖皇帝定下的祖制,‘凡民间户婚田土斗殴相争,一切小事,不许辄便告官,务要经由本管里甲老人理断。若不经由者,先将告人杖断六十,仍发回里甲老人理断’。
赵公子只是将这一条扩大并细化,他规定里甲诉讼应由保长主持,从百人团中选择无利害关系的里甲老人二十名以上,听取诉讼双方控辩后,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合议裁判。但诉讼双方都可以向县衙对百人团的控辩结果提出异议。
里甲老人虽然没有固定的薪水,但三节两寿县里都有丰厚的贺礼。还佩戴着专门的胸章,走到哪里都十分受人尊敬,极大的满足了老人家们的虚荣心,因此也都无比认真负责。
赵公子在徐渭和吴承恩的帮助下,通过对旧有‘里甲老人制’的改造,建立起一套充满活力的基层政权,完美的填补了‘皇权不下县’的空白。以赵二爷名义下达的各项政令,这才得以不折不扣贯彻执行到每村每户,而不会流于一纸空文。
昆山县能‘半年一小变,三年大变样’,绝对离不开这蝎子拉屎独一份的强大基层控制力。
但这绝不能说,赵公子由此解决了‘皇权不下县’这一千古难题。因为昆山县的基层改革是很难复制的。
首先,苏松一带的宗族势力相对薄弱,不像是闽粤浙南徽州一带那么顽固。在江南乡绅与农民之间,主要是地主和佃户的关系,没有宗族关系那样强的凝聚力,所以比较容易打散重组。
其次,要有赵二爷这样对昆山县有再造之恩的知县来推动此事,那些吴中‘刁民’才会乖乖听从摆布。其实赵二爷也是借着抗洪修堤的客观需要,才能完成的里甲组织重构这一艰巨任务的。
再者,县里得超级有钱才行。这世上只有架起锅子煮白米,没有架起锅子煮道理。也许抗洪抢险、防治血吸虫时,那些里长甲长还能凭着造福桑梓的热情义务劳动。但天长日久,哪有那么多生死攸关的事情?一直白嫖的话,谁也没法坚持下去的。
不过有了昆山县这个范例,今年太仓州、常熟县、上海县、华亭县几个相邻周县也要照方抓药,重构里甲老人制了。赵公子对此持审慎乐观、绝不干涉的态度。他只是昆山知县的儿子,又不是邻县知县们的儿子,怎么好对人家县的权力结构指手画脚?
越界是很讨人嫌的……
~~
言归正传,那些里长甲长还有里甲老人们,听说传闻是真的,老父母已经确定要调任了,登时也炸了锅。
他们才是与赵二爷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一群人啊!这才刚干出滋味,盘算着如何再连任一届呢,怎么赵二爷这就要走了?
“那百人团还作数吗?”
“保长甲长还发工资吗?”
“年底的奖金不会泡汤了吧?!”
会堂中登时炸了锅一般,人心惶惶,疑问四起。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小閣老討論-第十八章 皇權不下縣,趙二爺能下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小閣老》-第十八章 皇權不下縣,趙二爺能下分享
直到白守礼宣布,将由何县丞接任本县知县;何文尉又指天发誓,保证绝对不改先帝……哦不,是不改赵二爷之成法。无论是百人团还是里甲老人的选举和待遇,统统都不会变。就算要变,也只会变得更好!众人这才渐渐平复下来。
‘果然这世上的忠诚,都源于自身利益啊……’躲在幕后的赵二爷,观之不禁想到儿子说过的话,真是一针见血呀。透彻,优秀!
然后,何文尉三人又苦口婆心的劝说众人一番,让里长甲长们勉强接受了‘何氏代赵’的惨淡事实。又命令他们回去后,分头安抚自己里甲中人,让老百姓千万不要有过激的举动。
总之绝对不能出乱了,谁的里甲出了乱子就撤掉谁,绝不留情!
打完巴掌,何文尉又给个甜枣说,保持班子交接时的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事,只要平平稳稳渡过,今年的年终奖就翻倍!
‘这个老抠,一看就没经验……’送二爷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一码归一码,特事要特办,送钱要及时,出手要大方,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要是换了他,绝对不会让这些人空手回去的……
~~
不过无论如何,昆山县强大的基层控制力这次还是发挥了作用,在里长甲长和老人们软硬兼施的开解下,县里百姓终于稳定住情绪,不情不愿的接受了老父母即将离去的事实。
所以愁云惨淡是免不了的。浓浓的离愁别绪在县城中挥之不去,市民们一提起老父母就忍不住泪如泉涌,甚至有那多愁善感的,连‘走’字都看不得,睹字思人啊!
转眼到了四月初一,衙门放告的日子,也是赵二爷最后一次在昆山县坐台……哦不,坐堂了。
这天他穿戴整齐,早早就来到大堂上坐定,看着眼前熟悉的一砖一瓦,心中感慨万千。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小閣老》-第十八章 皇權不下縣,趙二爺能下讀書
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三年了,自己从一个什么都不懂,被当铺老板当猴耍的书呆子,变成了万民敬仰、公正无私的一县正堂,这人生的际遇,真是让人难以预料啊。
他光顾着感慨,连什么时候第一对原告被告被带上堂都不知道。
“咳咳。”立在他身后的吴先生只好提醒他。
“哦,问案问案。”赵二爷这才回过神来,对跪在堂下的原告熟练道:“堂下所跪何人,有何冤情上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