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48、領軍,賭鬥鑒賞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听到韩再春的话,军中众将一愣。
本以为这随侯爷到来的不过是侯爷普通后辈,此时看,竟是如此得侯爷看中,连演练之事也交给他。
韩再春手掌一翻,一块金色符印出现。
“这是调兵符印,这一卫兵马交你指挥。”
韩啸躬身接过符印。
既然有心试他,他也不会推辞。
“韩陈虎,你领韩啸去点检兵马,往南大营去。”
听到韩再春发话,一位身材高大的武将出列,向着韩再春一抱拳,然后向韩啸咧嘴一笑:“跟我走吧。”
韩啸拱拱手道:“有劳将军。”
等两人出去,营中几位资历不浅、跟随韩再春多年的军将看向韩再春。
“侯爷,这位是什么来历?”
“这演练之事,可不是小事啊。”
……
韩再春一笑道:“这小子虽说是我韩家后辈,但得陛下看重,我也是试试他的本事。”
听到他说陛下看重,众人都是神情一凝。
人皇陛下看重之人,大多不凡。
“再说了,我左威卫与南大营演练,向来是输多赢少,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韩再春一边笑着,一边抬手一点。
大帐中,一道光幕升起,其上现出一卫兵马。
皇城仙卫一卫三千人,最低修为也是先天武者。
这一卫兵马立在那,气势凝重,宛如蓄势待发的猛虎一般。
“韩将军,不知这演练是何情况?”
韩啸一边与韩陈虎同行,一边开口问道。
“公子你唤我陈虎就行,我本名陈虎,是韩家下人出身,后来侯爷赐我韩姓。”
韩陈虎笑一声,朗声道。
韩啸点点头。
“这演练嘛,不过是几座大营之间的赌斗。”
韩陈虎一边走,一边将演练之事讲述出来。
原来这演练传统已经有不少年,是为了让整训的军将不至于太无聊,几位仙卫营统领搞出来的。
后来,各大营将官悄悄赌斗,这演练事情便定了下来。
这规矩就一直流传。
“我们左威卫隶属西大营,战力排在四大营第三,不是南大营的对手。”
“平日这种演练,大家都是走个过场,然后稍微下点注。”
说到这,韩陈虎低声道:“我们还有不少人下注自己输的呢。”
还能这样?
韩啸一愣,然后摇头轻笑。
明明实力不如人家,你下注自己赢,那不是白送钱嘛。
“那今日出战这一卫战力如何?”
韩啸出声道。
韩陈虎忙将今日出战那一卫的战力、领军几位将校身份都介绍了。
还有对方的战力、领军人物都介绍一遍。
果然没有胜算。
左威卫三千人,筑基八重以上的三百人。
而对方有五百多。
左威卫领军三位校尉都是金丹二重,对方两位三重,一位二重。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248、領軍,賭鬥
这战力,完全是碾压。
其他军备各方面,左威卫都差不少。
“我左威卫也并不是真那么差。”
见韩啸神色,韩陈虎低声道:“攒着家底,那是为了找机会赢。”
强大战力的留着,等对方出弱兵时候,来一场大胜。
这叫兵不厌诈。
看来韩再春让自己来领军,并不是要自己赢啊。
韩啸往前看去,见一卫大军已经在等待。
韩啸抬手,那金色符印闪烁金光。
“今日演练,由我指挥。”
“拜见将军!”
见符听令,这是仙卫规矩。
韩啸点头道:“出发!”
那三位领军将校相互看一眼高喝:“出发——”
三千军顺着专为大军开辟的大道直行,大半个时辰后,便来到一座广阔大营。
这营地之广阔,比当初昌宁书院外院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愛下-248、領軍,賭鬥
“今日这是怎么回事?左威卫让个学子带兵?”
“怕是这一仗输定了,随便寻个后辈来玩玩?”
……
到大营外,那些南大营军卒议论纷纷。
大军入校场,已经有一卫兵马在那等待。
见韩啸领军,对面几位军将面上神色不好看。
这明显不是认真对待的态度。
“这西大营真是越来越回去了,随便什么人都能领兵?”
“就是,我辈军伍,便是输,也要输的有骨气才是。”
……
立在校场中间,一位身着重甲,佩五品五官衔的军将高喝一声:“演练开始,双方选场地。”
演练规矩,选场地时候,若是双方都选攻,那就沙场对战。
若是双方都选守,那就城中短兵相接。
如果是一攻一守,可由攻方先排兵布阵。
“我选攻!”
南大营那边,一声高喝,领军的将校看向韩啸。
“我选守。”
韩啸轻笑一声。
“哼!就知道会如此。”对面冷哼一声。
校场中间那五品武将一抬手,整个校场迅速幻化成阵地模样。
“好了,大家可以下注了。”
五品武将看向四周道。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48、領軍,賭鬥讀書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48、領軍,賭鬥閲讀
“呵呵,这仗没法看,我不下了。”
“我也不下了。”
……
众多声音响起,让那五品武将面上不好看。
这一战下来,下注多少,他和赢的那一方都是有抽成的。
可没人下,那岂不是白白打一场?
“我下三千灵石,南大营赢。”
“我也下三千灵石玩玩,南大营赢吧。”
陆陆续续有下注,都是压南大营。
“永宁侯,你不出手?”
一声轻笑响起。
“本侯下三万灵石,左威卫赢。”
韩再春的声音响起。
“哈哈,老韩,你可别为了这点面子白白糟践灵石。”
“就是,留着这灵石请我们喝花酒都是好事。”
半空中传来几声长笑,然后有人不客气的下注南大营。
下方那些左威卫军将则是唉声叹气。
“对了,我可不可以下注?”
韩啸忽然出声道。
“可以啊,不过你身为领军将领,只能赌自己赢。”
五品武将的声音传来。
“好。”
韩啸点点头,看向下方众军将道:“诸位兄弟,赌一把,我若是赢了,所有赢来的灵石都归你们。”
众军将相互看看,面上都是无奈之色。
赢是那么好赢的吗?
韩啸看向四周,然后伸手拿出一枚纳物戒。
“此物,价值百万灵石。”
他神念一动,无数灵药和丹药从纳物戒中浮现出来。
“这些财物,价值三百万灵石。”
他看向下方众军将。
“输了,这些东西全给别人。”
“赢了,多少都是你们分。”
下方那些军将一脸呆滞。
不只是他们,半空中,一片吸气声。
左威卫大营,大帐中的韩再春一脚踢翻面前的长案,站起身来。
“此子真是,奢遮啊!”